101���������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有話兒 ─ 蔣維國

101藝訊 | 2009-07-01 00:00:00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曲 飛  撰文:劉

 

有話兒── 蔣維國

人生歷練逾豐,
應對挑戰困難,
逾能預測結果。
可是,
這是常理,
不是現實。

榮休在即 越問越傷心

「我 好傷心,因為我一直跟同學關係非常好,那幾天講說話也感到有點困難。」剛屆66歲,踏入榮休階段的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院長蔣維國,回憶早陣子鄰選院長的 風波時,眉頭自自然然的縐起,「唉」及「哎呀」由助語詞變成對話的主詞,左手拍按在自己那光亮的額頭上,更成對話的一部份。

今年5月下旬,香港演藝學院成立以來,亦是戲劇學院設立以來,出現一場不巨大可亦不細小的風波。就是演藝校友師生聯署抗議聘戲劇學院院長程序不當事件,執掌戲劇學院8年的蔣維國更被捲進旋渦,他,始料不及!

「學 校一直有一項明確的規定,就是選院長時,現任的院長不得參與,這制度過去一直沿用。我覺得是對的,即現任院長不能用任何方式來影響挑選下一任的院長,因為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新方向,新計劃。舊人不能仍在指指點點,作出任何形式的干預,我非常同意這做法,這亦是校方定下的標準。這事,我們在每月的校務會議中清 楚交待了,學生會也有代表列席知道的。」

四方話語 止於智者

可是,事有不測風雲。鄰選制度期後被受質疑,不同種類的閒言閒語,欽點揀蟀的傳聞,更音速式傳至系內四方,校內四角,甚至穿越石屎牆到校外社群。

「我 真的一點也沒有參與過,因為校方早已有制度規定的,無論後選人有多少,這些都是我後期才知道。再加上,我事實上去年十月,應該是夏天,我已向校方申請退休 了!之後,我在英國的太太要開刀,我要留在她身邊一段時間,另外,我又要飛往北京中央戲劇學院教戲及排戲等...」滿手都是工作的他,又豈知事件火速燃 燒,迄至從北京返港,距離學生會安排論壇只有約兩周,他知大事不妙。於是,二話不說,嘗試做救火員「救火」。

「當時,我想做的事就是能否讓學生及校方建立溝通及對話,這是好重要的,其他的是非是另一回事,我覺得一件事未必個個同意,我覺得好正常,但我是院長,學生在學校有不滿意,我要幫助學生同學校做聯絡,所以,我回港後試做了這事。」

缺席原因 在於題目

就在論壇前,學生、副校長及人事部代表一起見面,但是,蔣維國說:「不成功!」
「由於學生當時的情緒比較大,他們正全力準備論壇。他們同校方講,校方答覆,但未談得很好,學生對答案仍覺有不滿,這件事後,我覺得我可以做的,好似好少。在這情況下,我覺得那就不如讓學生的意見先講出來,然後再慢慢解決。」

不過,其後由學生組織「演藝校政事務關注小組」主辦長達3小時的論壇上,蔣維國沒有出席。

「當天晚上,標題是鄰選戲劇學院院長過程的討論會,我覺得我一點也講不到東西來,我在這事上真的沒有東西要說。其實,論壇前一天,我已同十多個學生解釋,這事情我沒有話說,即使我來了,也沒話說,因為在整過程中,我不在,我不到也是因為這理由。」

但 是,這名下半生常執教鞭的教授,未有讓事件就此「完結」?他再扮演橋樑,安排學生與校方對話。6月19日,又一次會議,雙方終談攏,學生就院長招聘過程出 現的差池,制度上出現的漏洞提出了,校方亦答允往後在招聘時的程序及政策,增加透明度。風波告終。但是,在整事件中,蔣維國心坎真的感到陣陣刺痛。

「今次傷心的事,是為何有部份學生覺得我想跟他們作對?我一點意思也不會,我怎會搞你們呢?一點也不會!」蔣維國肉緊的說著,背後跟其經歷尤關,因為他深明內鬥的殺傷力。

十年文革 小說話多做事

文化大革命前兩年,大學畢業的蔣維國,按黨政指示,與其他人一樣下放到農村,被派到工作隊,與其他政府幹部,往村裏去整頓當地的政治及經濟情況,更常要跟官員及農民開會,要他們思想怎樣怎樣,要揭發反革命份子或敵對份子,總之,就是要鬥爭!

迄至那天晚上。

「當 時,文革已發生,農村仍不太知情況的嚴峻。我當時好喜歡聽美國之音電台,可以聽到好多事,什麼大人物怎樣怎樣。但是,當時這行為叫做「收聽敵台」,不准。 有一次,我不小心,我聽後,忘記把那頻道轉掉,與我一起住的其他官員返房聽收音機,一聽就話「敵台!」我聽到後,心裏即講「壞了!壞了!知道了。」果然, 一周多後,開會,整我,好危險呀,這個好可怕,因為那後果是你想不到的。」蔣維國稍動腦筋,以學英文作為解釋,更胡扯不知那是「敵台」。

猶幸,文革終衝到農村去,各人全神貫注應付這場厄運,所以,偷聽敵台之事遂可不了了知。但是,政府幹部卻把它紀錄在蔣維國的檔案裏。

身在惡鬥中 心如明鏡臺

「當 時好可怕,如果他說你是一個反革命份子,你真的不知會遭到什麼後果,流放或坐監都有可能,當時,就可以為到這麼一件好小的事,你可以落不了台。」由於文革 時,所有檔案都公開,蔣維國見到自己的檔案,便立即往火堆裏甩去,燒過灰飛煙滅,不留痕跡。蔣維國說時,眼睛瞪得圓杏,昔日那股恐懼感,不言而諭,躍上心 頭。

「文革時,劇團中也好複雜,經常鬥,你鬥我,我鬥你,一排排的指罵你,各人撕破面皮的指罵。我記得,當時有兩、三個戲劇學院的學生分配到安徽省話劇團,那裏有兩批人鬥爭,有一批人想將進入的大學生打成有反革命的影子,你知否你面對這些你就要辯解。」

所以,蔣維國常跟有同樣經歷的朋友笑謂「你到不看我那裏出來,我們這邊出來的,我這邊出來,我什麼也可對付」。可是,他料不到,昔日的場景,今天好似有點借屍還魂,再展現。

知醜陋 明真善

不過,常說「我見到人性的醜陋,邪惡的一面」的蔣維國,仍選擇相信人,對於風波的出現,他用體諒的心懷作出總結,認為是「一個好特殊的環境下發生的事」帶動下再加「學生有情緒」而出現,更重要是,他清楚「自己沒有做過不好的事」,所以,心情較早期慢慢舒坦了。

被學生暱稱「阿院」的蔣維國縱喜歡與學生打成一片,但是,他亦十分清楚自己的崗位,所以,在執掌8年間,他由學生排練場地不足,以致老師沒有獨立房間,甚至,學生畢業後缺乏就業機會,他都一一看在眼內,記在心上。

於 是,與昔日戲劇學院導演系及編劇系主任陳敢權及其他老師一起向校方爭取,終於,校內學生排練的場地較過去多了,每名老師有自己的獨立房間,學術課程中更包 括藝術教育、電視電影表演課程,及舉行每年兩次學生團分別往海外及大陸,進行交流,以協助學生能達致「一專多能」兼擴寬視野,令他們能在就業市場中覓得工 作;此外,更容許2名在職老師離校赴笈深造,兼特別批准1名在職老師以兼讀生身份修讀碩士課程,目的就是要提高師資質素,願景是學生能從中受惠。

可是,阿院沒有把這些事一五一十講得清清楚楚。

「學生以為我爭取不力。但是,有時我不想把我要爭取的公諸於世,作為院長不該如此。我好負責,我是有爭取,我不用fight,你不能說我無,但是,你可批評結果。」

演藝學生 優勢在於多元

但 是,曾於美國、英國、台灣及大陸教學的蔣維國眼中,香港的學生仍是好,靈活兼視野相對廣,他認為這歸因於香港一直有多類型不同的藝術節舉行有關,兼學校老 師多自海外學成歸來再願意傳承下一代,所以,香港學生較能看到世界較新的藝術。不過,香港的學生跟大陸的學生一樣,活在相對平穩的環境中,人生體驗淺。

他說:「現在的小朋友太幸福,我在中國大陸的學生,哎?都是天 之驕子,在家中最大,那你怎能體會人生的甜、酸、苦及辣,你怎樣在舞台上演戲,你怎做?我同北京的學生排《桃花扇》時,由於戲中有戰亂的場景,他們沒有體 會,於是,我同他們講看電影《南京大屠殺》。我只可用此方法催逼他們明白,否則他們一點也不明白被迫害的感覺是怎樣。」

從岳父曹禺身上 感悟無為無不為

人生體驗是洋名David的蔣維國認為,作為一名成功的演員必須俱備的條件。他猶記得與著名劇作家曹禺一起生活時的片段,目睹岳父大人生活中的苦悶。

「他 某程度上是做官的,中央戲劇學院副院長都是官,因此,他接觸平民百姓的機會少,於是,有時他聽我及第二任太太李如茹(曹禺是繼父,李的母親是京劇演員李玉 茹)講一般人生活的事情時,他的眼睛會睜大,會問「是嗎?」,因此,我感覺他對現實生活的接觸是少,這是他苦悶原因之一。」

這名岳父的勤奮、好學及自謙,蔣維國都記得清清楚楚,甚至他能明白到岳父的痛苦。

「他好勤奮、好學,整天讀書,整天都說自己學問不夠。我記得,有一次我讀一個法文的字Jean,我讀「煎」,他聽後,沒出聲。翌日朝早,他在書房裏找到一本法文的字典,然後給我看,讓我自己親自看我讀錯了。」

「我感覺到他在晚年時,有一種痛苦,就是寫不出東西來的痛苦,痛苦在於他知道什麼是最好,他自己要達到最好,因此,他知道自己現在寫出來的不夠好,不如以往的好,於是,寫了不滿意,寫了又不滿意,這就是他最大的痛苦。」蔣一邊說一邊把手投向垃圾箱。

八年耕耘 樹人為先 仍存遺憾

用 心,是這名苦心耕耘的戲劇教育「農夫」一直在做,幸他未嚐岳父的痛,離開學校這個「農場」時,終見成果。現時大部份香港演藝學院的畢業生在中學懂得如何執 教戲劇、電影人員沒有再投訴學生們不懂在鏡頭前做戲、不少學生在舞台上展露頭角、學校考入學試時,學生的水準由以往只看電影,鮮看舞台,改為多看舞台兼能 歌能演的水平、現在戲劇學院只有1名老師只據大學學位,其餘均據有碩士或博士名銜。

不過,他仍覺得有遺憾,就是迄今學院裏仍未有音樂劇的教授。

「音 樂劇,現時是大中華區的華人十分喜歡的作品,雖然,音樂劇在西方國家已步入下波。現時,大陸個個劇團都做音樂劇或做多媒體劇場,人人做,坦白一句,我們對 此不掌握,這完全是西方國家的產物,文化。我記得上海音樂學院及中央戲劇表演系,數年前曾安排了一些相關課程,我沒把他們放在眼內,因為我覺得他們不能, 教育不能,眼界不能,我又覺得教的人不能,我自己覺得只有百老匯的音樂劇才是最正宗的,音樂劇你要學,才可以做。」

2006 年,蔣維國刻意找來澳洲、美國、英國及本土的音樂劇專家進行一項國際評審研究,檢視音樂劇在香港的藝術界中的位置、人才培訓、市場及未來發展前景等,之 後,各專家均認為香港演藝學院可以有能力提供這方面的課程,並把相關的報告書擬成一份建議書提交港府考慮,未料,港府期後以經費為由,把事件擱置了,建議 書儼如石沈大海,消聲匿跡。

但是,現實就是你不要,我來搶!

內地一日千里 香港漸失優勢

「幾 年前,我再看上海音樂學院及中央戲劇表演系的音樂劇培訓,發展得非常快,請了外國專家到國內教,現在已經上軌道,意思是國內發展非常快,香港原本處於一個 最有利的位置,我們找海外的人非常方便,學校本身有資源,且是教這些,應該處於最優勢的位置,但最近幾年間漸漸失去最優利位置。」

「我 非常之急,有一次校董會會議,我大聲呼籲了一次,但我不知有沒有用,我說再過幾年,我們若不做,我們就會被中國遠遠抱在後面,這是不應該的,我們語言沒有 問題,當時,各人的反應都說是,但之後如何?我什麼也不知道。」蔣不自覺的把自己的聲調逾說逾高,話沒說完,又再講「有機會要呼籲下!」

有 機會?!是的,蔣維國已經離開教學生涯,離開停得稍久的香港演藝學院的工作崗位,返回英倫,與妻子享受退而不休的生活,因為,滿肚計劃的他,除了協助專門 研究中國戲曲的太太撰寫另一本書之外,他仍會繼續在中央戲劇學院及上海戲劇學院執教兼導戲,望在海外學習及見識過的戲劇技術及概念,再摻合自己的創作意 念,製作新作品予觀眾欣賞之餘,更望一些中國古典著名的作品或編劇家如湯顯祖等人的戲曲作品,能以現代觀眾較為接受的方式再呈現舞台,與觀眾分享。

臨別贈言 要有所求

離開後,他寄語學生們要相信學校及老師之餘,做人一定要有追求,但不是一個異想天開的追求。

「我覺得人要有追求,但不是一個漫無目的的追求,不是異想天開,不設現實的追求,你一定要有追求,如果你無目標的話,那人生就好沒有意義;此外,你要付出你好大的努力及辛苦。」

David由衷的勸告,絕非順口開河。

「我 在八九年二月到美國讀書,有一年在費城外的一個地方做暑期工,雖然,獎學金足夠我讀書時的所有開資,但是,我往後在美的生活開支,是一個問題。當時,在美 國的一名親戚著我找一些實業的事做,那往後我便不愁生活。我好認真思考,期後,做了3個月的暑期工,在一間餐館由外賣做起,之後,什麼崗位到做過。3個月 後,老闆突然說想把餐館的鎖匙給我,我聽到後,睡不著,我當時仍未說「不」,我當時年紀不輕,40多歲了;再者,當時在美做戲劇不容易。但是,問題是追 求,我清楚我每談論戲劇時,內心那股激情,我全情的把頭栽進戲劇,從自己的投入程度,我知道,要我放棄戲劇,真的很難,於是,我謝絕老闆。」

你甘願為追求理想而放棄安舒生活嗎?蔣維國的答案:「我願意!」

後記

七月紅人竟在八月出現?豈有此理!
是的,怪自己過於沉澀盼望目睹的效果。
什麼效果?
就是希望配合今期紅人蔣維國即將榮休離校時,能率先與讀者分享他在校的點滴。
就是希望配合他甘願合作讓我們拍攝一張離開辦公室的相,而拖延上載。
那為何要變?
回想蔣老師當天是特意擠出時間接受訪問,
回想蔣老師訪問當天令人有感啞子吃黃蓮之苦,
最後,
放棄期望的效果,
推卻賺取的飯錢,
把文章完成上載。

(全文完)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