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Voice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 Deborah Voigt

101藝訊 | 2009-08-01 00:00:00 | 分享到

月紅人  訪談:劉 靉  審理:曲

"Voice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 ---Deborah Voigt

嗓門運用得好,
可以把一張嘴化成一部留聲機,
播送鶯歌妙韻。
可是,若胡亂使用,
一張嘴便會頓成一部發音機,
傳送吵耳噪音。
自幼浸淫在五線譜上的女高音家Deborah Voigt
深明此道,更知道要撐一把靚聲,
一定要有個如森林般的肺容量。
可惜,藝術市場化後,
她成為受害者。

聲線就是所有

2003年左右,聲樂事業發展得如日中天之際,當時只得44歲的Deborah Voigt
怎也料不到,被一件黑色細碼的裙難倒了!

在歌劇界中被譽為「天后」,聲線強而有力,被譽為最佳演繹Richard Strauss “Salome”史特勞斯《莎樂美》中女主角Salome作品的Deborah。2003年,Deborah獲皇家歌劇院邀請演繹史特勞斯“Ariadne auf Naxos”.中女主角Ariadne,孰料,導演棄一般歌劇的做法,捨棄歌劇界的衣飾,自製一件黑色細碼的裙,這條裙不能把巨桶型的身材套上,終於,導演找來另一名身材較纖細的女高音家替代。

訊息迅即傳遍歌劇界,耳邊不斷爭辯的是,聲線重要或是外貌為首!

「當然是聲線重要,因為歌劇界在全球中的競爭逾來逾熾熱,一名歌劇家在台上的演繹,聲線的傳遞,一定要給觀眾有信心。」剛在九月初獲香港管弦樂團邀請來港演出兩天的Deborah如是說。

體重歷史認為小事件

可是,眼前的她跟當年的模樣,縮細了,且是超縮細,身栽清晰展現之餘,衣飾的尺碼由昔日的32號勁減變成14號,原來她被強行易角後,做了一場大手術,把體內多餘的脂肪剷走,再把胃納縮細。她解釋,當年因感到雙膝走路時疼痛,健康為重,故作出這項決定。

她語調沉重補充謂:「我有很多孰知我體重歷史的年青聲樂家來找我,大家都相信體重不該是第一項要考慮的問題,若是這樣太過幼稚了!」

「當歌唱家穿上絢麗的霓裳演唱後,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歌聲,我其實經常懷疑究竟有多少名觀眾知道我們是不用咪演唱呢?我相信,我們暫時未有任何方向讓一位配載咪但身型纖細的歌唱家演繹作品。」Deborah把自己充滿能量的聲線移到一對藍眼睛發射,炯炯有神的望著,說著。

舞台上個性定命運

然而,她亦明白當今藝術商業化,重包裝的營銷手法,她由巨型尺碼超縮細後,Royal Opera再委聘她,另方面,現實中有眾多娛樂節目供大眾選擇,所以,她知道一定要具有競爭力。

「如果有兩名聲線優美、具競爭力的歌唱家選擇,最終,只有在舞台上有個性,能令觀眾對你感信心的,這人才有成功獲選的機會。」她娓娓道來。

要在舞台上有信心,有個性,Deborah認為關鍵是用心!

「我 演繹每一角色時,我會深入地把那角色拆散解讀,瞭解角色的個性,會問「為何唱」、「為何這樣唱」、「想要什麼」及「為誰而唱」。坦白一句,我早期時並不是 這樣做,當時只集中去唱,留意台位,免自己跣倒。不過,這些心得絕不是學校可以傳授,一定要靠自己在舞台上日積月累所得的經驗,積聚起來,最後你自可找到 自己的個性。」

聲樂成全生命得失

Deborah 自幼在音樂中長大,與音樂形影不離。母親在這邊廂彈琴獻唱,兄長們就在另一邊廂玩樂與怒;不過,Deborah卻選擇在教堂聖樂中長大,5歲起便參加詩歌 班並跟隨母親學習彈琴。升讀中學後,更參與音樂劇,演繹不同角色,往後,再向高難度挑戰,往歌劇發展,憑歌詞替代台詞,用歌聲演繹心情。隨著舞台上豐富演 出經驗,她建立了自己的風格。30歲之時,更下嫁與她識於微時的情人John。往後情人變成親人兼成事業中的靈魂人物,負責與外洽談表演。31歲之齡,主 演史特勞斯“Ariadne auf Naxos”.女主角Ariadne,嶄露頭角,震驚歌劇界,往後參演無數巨作,與不少巨星同台演出,更試過同一季的演出,先後與已去世的Pavarotti 及 Domingo合拍演出。

John的努力,間接令Deborah四出飄泊的日子,遂見增多。二人在聚少離多的前提下,七年後,婚姻關係終劃上句號。

憤怒!憤怒!再憤怒!

用嗓子演繹角色喜、怒、哀、驚不同心情,Deborah說,她最喜歡演繹憤怒!

「我 演繹的角色中,其實好多都是快將死亡、哭哭啼啼的角色,不過,我較適合演繹憤怒,就好像我在更衣室中掉了物件時,我會憤怒。憤怒的情緒,更可容許你演繹顛 狂,容易進入歌詞的神髓。然而,任何角色的心情,都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旅程。在某點開始,心情就隨之起伏變動,到最後會在另一端終結,好刺激!」
她比手畫腳解釋著。

她說,若作品未能吸引她又或飾演的人物角色不夠立體時,她不喜歡演,情感亦難以投入,因而歌聲難以紓發箇中情懷。

「我不是那種聽完就唱的聲樂家,我唱是因為我有感受,有情感。若果唱是建基於聽的話,這類歌聲不能震動人心。」

要透過嗓門發出不同音韻,搖撼人心,嗓門的保護按常理該跟一般人士不同。但是,Deborah的答案卻不見驚喜。

「一般做法,如保持滋潤、不在空氣混濁的地方停留、不沾酒精、勿在車廂,飛機或嘈雜背景下講話、排練後,當天便不會再唱等,是沉悶的生活模式。」她苦笑地說。

是的,不是每一名歌手像香港歌手徐小鳳般喜歡吃辣椒以保持她那獨特雄厚的歌聲。

後記

那天,帶與十分期待的心情,挖清耳垢,準備享受這名被宣傳為有聲樂歌后之稱的Deborah Voigt首次在香港表演的首場音樂會。

當然,同時間亦預備會遇上一些官商巨賈,樂壇愛好者,是的,政務司司長太座、指揮家石信之、學者李歐梵、立法會議員梁家傑伉儷、股壇評論員David Webb等等。

一直熱愛歌劇的政務司前司長許仕仁,當然也是座上客。
中場休息時,被傳媒貫上「肥龍」的許仕仁不禁發揮他多年欣賞歌劇的資歷,冷不妨在梯邊幽默地對筆者說「減什麼肥?」

許司長一句「減什麼肥?」即時令我想起Deborah 曾被傳媒提問相關的提問,她說「聲音嘹亮與否及具有多少能量,絕並跟你的腰圍有關,而是懂得當失去了額外的磅重時,如何控制你的肌肉。」

相信與否,你自己決定!

(全文完)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