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梁山好漢有108個, 101會客室請來藝壇「勇士」/「忍者」/「猛人」/資深工作者又豈只101個? 本欄目每月一篇,受邀嘉賓位位舉足輕重又或才智過人,他們將會一個又一個的向各位真情剖白;一個又一個向各位傾訴鮮為人知的人生跌宕,絕對不容錯過!

談情說愛 - 田沁鑫

101藝訊 | 2009-09-01 00:00:00 | 分享到

九月紅人  訪談:劉 靉  審理:曲

談情說愛── 田沁鑫

愛,該怎樣?
阿花說,要收花收鑽石,
阿明謂,要攬攬抱抱到天明,
阿芸講,要海枯石爛,至死不渝,
阿威話,要隨隨便便,享受人生。
阿鑫呢?
她道:「要談,要說!」

別為紅白分界線

在香港上演舞台劇版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的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田沁鑫安靜地坐在梳化的一隅,等待說出導張愛玲作品的感受等。可是,冷不妨,甫開始便被問,「你是紅玫瑰或白玫瑰?」

「我喜歡紅玫瑰,紅玫瑰是勇敢的女孩。當佟振保說分手,她爬在床上哭了半天,然後走了。就這一點,我覺得紅玫瑰好棒!大部份女子都捨不得,經常紏纏吵鬧,再找男的。紅玫瑰,有點男孩,不紏纏,男孩太壞了,經常這樣。」田有點猶豫後,方慢慢說出自己的感受。

在 田沁鑫眼中,紅玫瑰與白玫瑰各有不同,前者對人沒有距離感,亦沒有戒心,四肢發達但頭腦簡單,可是,又極俱觀察力,至於後者,則剛好相反,活在自己編造的 世界,羞澀之餘,心扇經常緊閉。因此,在張愛玲眼中,二人的感情結局,理當不一,但諷刺的是「有情人不成眷屬」的傳統常理。

千言萬語只為悟情

「我 的愛情觀?我這個人頗悲觀的,我不那麼相信愛情,我覺得愛情,只能談。談戀愛時,最純,當想一起走時,走不了多久,那股熱情就會慢慢冷卻,冷卻後你就會發 現「哎?,你會有那麼多毛病!」然後,感情就變成親情,什麼生死相許?愛情特別短暫,會變味,我到現在沒有跟別人談愛情。」再送上一個沒想到的問題,阿鑫 明顯感錯愕,手不由自主的輕掩嘴巴,但仍坦誠的說出心底話。

打扮男性化的她,有如斯感受,莫過於跟她同樣擁有紅玫瑰的特徵,就是每次愛,都要愛得醉生夢死,她更以北京道地語「嘬」來形容自己對愛如何飢鷹餓虎。

「我 以前比較喜歡情感事,去玩,且玩得很徹底,玩到上癮...我幾有魅力,我有時擦擦眼睛,就有人「中招」!」京劇出身的田,一個眼神,情緒便自然滲出, 「殺」人於無形,何難之有。她雖沒細說自己如何上癮,但是,卻不經意的展露出自己脈內流竄著的血如紅玫瑰般的深紅,想做就做,一切從感覺開始,率性而為的 性子。但是,今天的她決定要把紅色的花瓣漂白,漂成一朵朵透光的白玫瑰。

梳理感情浮念 走到寧靜自在

「玩 多了,被傷害的人多了。...我一直希望自己深沉一點...,過去,有很多不高興的經驗。現在,我也有好的愛情經驗,但都是短暫。我現在有思念,有回憶, 回憶到美好的感覺,就是因為它短暫。若時間久了,最後,都不太好。...現在我想人生完善,我想我自己是一個很安靜的人,我要對自己有約束,我覺得一個無 法控制自己的人,他的作品包括人生也會失控,我不太想太失控,我喜歡我自己是一個有控制的人,有自我控制,我不要控制別人,我希望我可以有個很好的感情, 緩緩的,我不想再像小時候,有很多很好的感情都錯過了,我現在識得珍惜,懂得愛護他人,珍惜一種感情,以前實在不懂事。」昔日的傷害,迄今刻骨銘心,正因 如此,她決心要做白玫瑰,自然地語音嬌弱了,頰上更流露一臉羞怯。

會否結婚?

「我 呀?我結婚?....我結婚.....你認為我可以結到婚嗎?...我對社會承認的那種婚姻,我是排斥的,它是一種社會規範,證明社會累了,這個好管理, 然後就叫大家結婚。這個婚姻就必須一男一女,一輩子,我覺得女的也被這父權社會搞壞了,教男的女的,我就只能這樣愛你一個,如果男的有出軌,女的就在家成 怨婦,我覺得如果我獨立自主的話,我覺得這騙人而已,也不能抓得一個吧!...婚姻的意義就是可笑,特別違反人性。」要把自己漂成白色的田,被提問嚇到眼 睛也睜大了,手指更不經意的指向自己的鼻尖,不過,叛逆性子的她,怎漂也漂不掉。

我拍戲因為我悲傷

「我 現在想作為一個藝術家,完成自己好的作品,讓很多人喜歡看我的戲,所以,我要用盡我自己的精力,我覺得我以前頗對不起自己的才華。」阿鑫說,「作為一個導 演,在自己的作品裏沒有自己的人生感悟,我覺得沒可能。《紅》呈現的跟自己其實有幾分像,我從裏面看到的,這個社會是由每個家庭組成,如人的身體是由細胞 組成,若家庭壞了,很多家庭壞了,社會就壞了,所以透過紅玫瑰及白玫瑰,啟發我對社會及家庭的關切。」

是的,田沁鑫過去的每部作品都有自己的視點。1995年,她上演一齣舞台劇時,曾說「她拍戲因為她悲傷」。

你現在仍拍戲是否仍悲傷?

「過去的悲傷是因為我的情緒,我是一個好個人化的導演,到現在為止,我覺得我不斷長大,我的情感,我的心開?了,我的悲傷還是存在,但是,我有開?,開放的感覺,我更喜歡一些空泛的領域或題材,所以,我覺得現在做戲是因為我想表達。」

沒有邏輯速度發展的中國

有 藝術家思想飄渺特徵的阿鑫謂,她想表達的,並不是中國國慶六十周年,國家如何興奮慶祝,如何歌舞昇平,因為,這些已有張藝謀做了。她覺得,若要在六十周年 拍心中的戲,戲內的會是一個又一個有血有肉不同階層的老百姓。對於國家的改革,她認為,三十年,創造了傳奇,一個沒有邏輯的速度發展。

「社會如奇蹟般的急速轉變,今天這片地是爛地,明天就蓋建高樓,一個沒有邏輯的速度發展起來。人都想像不來,你分析不了,它就是這樣。」田說時,語調急速,且帶點燥動,因為這樣的步速,不屬於她開始的朝代。

「我喜歡安靜,我喜歡明朝,生活比較優雅,我喜歡戲,我跟海璐(秦海璐)喝茶,我們會玩戲,大家演一演多高興,吃吃喝喝的,大家一塊兒過活,特開心。不必要非把我的職業變成一個專業,我要為我的專業不斷去完成我的職業,多苦!」

「現在生活速度太快,我喜歡節奏慢,我們的工作節奏快,我們的生活方式一定要慢一點,不夠優雅,有點匆忙。」

嚮往大明追求優雅

不竟,廿一世紀了,2010年更在門邊,昔日明朝人民的步速,難再成為今天身處高樓大?林立的北京人的步子,大街小巷的老百姓更喊著「中國強大」了!但是,中國的文化又如何?這刺中從事藝術的田沁鑫的心眼。

「我 喜歡優雅的國度,我覺得我跟王爾德一樣,他說「沒有一個國家是養藝術家的國家,沒有一個國家是真正熱愛藝術」他當然說得有點?對,但是,我跟他有相同的感 觸,我希望大家看藝術時,穿得很好,好像在俄羅斯,我很喜歡那裏的群眾,他們都是吃麵包,但大家仍很喜歡藝術,劇場都是滿的,我特別高興。」

「我 希望我們的文化可以走出去,國家強大了,真的有一個大的文化觀,這樣這個國家有形象。如大英帝國出現後,伊利沙白把沙士比亞當作文化代言人輸出國 家。.....我喜歡國家有怎麼樣的文化觀?...哎?,我怎麼可替國家說話!...我個人的意見?...不如,我們說回《紅玫瑰與白玫瑰》吧!」一直散 發?血紅玫瑰特徵,率真坦白說出心底話的田沁鑫,突然間,把嘴巴封上,甘願變成白玫瑰,一朵慘白色的白玫瑰!

後記

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古語云。
當然,知己不一定代表愛人,更不一定不代表愛人,
但是,當你不用說,自有別人為你說,為你講。多好!
大情大性的田沁鑫你知道嗎?
身邊飾演紅玫瑰的演員秦海璐不時插嘴代你答,
拍照時,她又乖巧的搭著挨著你影相,
這一切一切,你就歡心,
別人就傷心,
嘩,
更妒火中燒!

(全文完)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20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