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真集

101藝術新聞網找來一眾爬格稀有動物及創作野生動物,自組小型文化藝術動物園,讓更多獨特的文化藝術發揚開去!歡迎各位入場參觀,費用全免。如被「咬傷」或「感染」,噢!閣下自理~

Godiva 之死

彭念真 | 2006-12-13 01:43:45 | 分享到

那天走過 Godiva 新開在商場電梯底下小小角落的分店,漂亮的巧克力一小顆一小顆堆成玲瓏的小山,在玻璃櫥窗內擺出矜貴的姿勢,午後陽光淡淡地照下來,光是看便讓人心情愉快;我照例駐足,想挑幾顆甜一甜莫名的秋日的情緒低落,目光略過剛上巿的黑松露巧克力,不經意地越過櫃枱,看到流理台邊擱著一瓶忌廉,馬上怔住。

鮮紅色瓶身印一隻小豬圖案現成噴出來可以擠花的忌廉,超級巿場有售,價值二十四元九角。

身邊一位貴婦模樣的女客要買一杯巧克力冷飲,店員操作著,最後熟練地抓起忌廉瓶子,往杯子上整齊俐落地繞兩圈,盤成軟雪糕模樣,看起來照樣雪白可愛,味道想必也不會差,然而我站在一旁無言以對:這是實實在在的錯配,不該出現在這家店裏 ── Godiva,這個一百克巧克力要賣一百元的地方,不該出現任何在巿面上現成可以買得到材料。

Godiva 的巧克力並不特別好吃,但造型實在精緻,小小一顆剛好一口,漂亮結實的金盒子配黑緞帶,華麗卻含蓄,是心情不好時寵愛自己的一點小小奢侈,或者是贈與情人的一抹複雜的思念,如裹在巧克力裏的酒心,輕輕咬破甜蜜的外層,湧進甘醇卻微苦的濃稠的液體,如血。

因此期望 Godiva 由一切脫離現實的最美麗的幻象化成,師傅應當戴著高帽子親手打發一盤新鮮的忌廉,以牛油紙捲成的擠花筒輕巧地在杯子上劃出一道完美的弧度,鮮軟的忌廉盈盈欲滴,捧在手裏如一不小心便會摔碎的夢,味道不一定比買回來的好,但誰管這個呢,這是妙玉採集梅花瓣上的雪來烹茶的心情,完全不符合經濟原則與成本效益,但還是願意付出高昂的代價,換來一點塵世難容的靡麗。

如同小孩子在平安夜醒來發現,父親往襪子裏放禮物而終於曉得世上並沒有聖誕老人,小豬忌廉的出現宣告了 Godiva 的死亡,和長久以來一個夢想的破滅。仍然記得你偶然送我一小盒 Godiva 的驚喜,如今你早已離我而去,而我一直眷戀舌尖猶存的甘甜,今後不快樂的時候,連這一點私密的安慰也沒有了,年年月月,將世間所有美麗一點一滴磨蝕殆盡,只餘下猙獰的日益殘酷的現實。


版權法及免責聲明 | 採訪邀請 | 廣告查詢

Copyright ©2007-2018 Arts Culture (Hong Kong)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